欢迎进入江西宇能制药有限公司!
  •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最新资讯
超级真菌在美多地爆发 “超级”抗生素离我们还有多远?
来源:www.jxynzy.com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1日
超级真菌再度来袭? 4月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皮肤科教授廖万清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截至目前,中国已确认了18例耳念珠菌临床感染病例。 消息一出,旋即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 据廖万清介绍,截至2017年,全球有24个国家出现过耳念珠菌的爆发性流行,包括日本、美国、英国、西班牙、印度等国。 耳念珠菌来袭? 最新的威胁来自美国。 目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已将耳念珠菌列入“紧急威胁”名单。其官网最新通报显示,截至2019年2月底,美国共确认了587例病例,其中309例在纽约州,感染者中近50%的人在90天内身亡。 据了解,耳念珠菌由于第一次是在患者耳朵里分离出来,属于孢子形状如佛珠一样的念珠菌属,所以取名为耳念珠菌。 它是日本于2009年发现的一种新病原真菌物种,因其具有多重耐药和致死率高的特征,也被称为“超级真菌”。 按照CDC的说法,耳念珠菌的症状可能难以检测,因为患者往往已经生病,只有实验室测试可以识别。耳念珠菌可引起不同类型的感染,包括血流感染,伤口感染和耳部感染。最近接受过手术、住在疗养院或有呼吸管、喂食管或中心静脉导管的人似乎风险最高。 “根据有限数量患者的信息,30%~60%的耳念珠菌感染者已经死亡。但是,其中许多人患有其他严重疾病,这也增加了他们死亡的风险。”CDC表示。 虽然大多数真菌感染都可以通过抗真菌药物治疗,但据纽约时报报道,超过90%的耳念珠菌感染病例对至少一种主要的抗真菌药物耐受,30%对两种及两种以上的药物耐受。 耳念珠菌的特点是能够在干燥和潮湿的表面、床上用品、地板、水槽、空气、床上、皮肤、鼻腔和病人的内部组织等不同环境长时间存活。一旦发现耳念珠菌,应立即采取接触预防措施。 所幸的是,这种真菌目前主要存在于医院内,分离自临床标本和有关被其污染的器物。因此,像ICU病房、血液科、肿瘤科等都是高危科室。 目前还未在社区内发现过耳念珠菌,但它对于有免疫缺陷、免疫系统发育不成熟的人是致命的,包括新生儿、老人、吸烟者、糖尿病患者和有自身免疫系统疾病的人。 遗憾的是,这种超级真菌目前尚不清楚具体来源。研究人员认为,这是新近进化出来的、快速适应人体宿主环境能力的新物种,主要引起血液感染,致死率高达60%。 不过廖万清教授也表示,从目前监测结果来看,中国出现耳念珠菌爆发性流行的可能性较低。 据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真菌科主任刘维达介绍,这18例是中国大陆至今有科研文章发表记载的数据,具体是北京3例,沈阳15例。 不过,资本市场已被搅动。 4月10日,多个超级真菌概念股盘中崛起,联环药业、四环生物、莱美药业、鲁抗医药、海翔药业等纷纷涨停。 超级细菌亟需新型抗生素 耳念珠菌仅仅是近年微生物进化的新物种中的一员。此前,更为大众熟知的一词是“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并不是特指某一种细菌,而是泛指那些对多种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细菌,但世界卫生组织(WHO)曾对此类细菌进行过更准确的罗列。 “critical”类别包括三类细菌:鲍曼不动杆菌、绿脓杆菌和肠杆菌科细菌。这三类细菌已对多种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包括碳青霉烯抗生素,而碳青霉烯抗生素是只有当所有其它治疗失败时才会使用的“终极手段”。 这三类细菌可引起一系列严重感染,包括肺炎、脑膜炎、菌血症、痢疾等疾病。 “high”和“medium”类别的九个其它病原体是导致更常见疾病的细菌。这些疾病也可能是致命的,并且对抗生素的耐药性日益增加。清单中,引起淋病的淋球菌和引起食物中毒的沙门氏菌等细菌也因耐药性被纳入属于需要研发新型抗生素的细菌。 抗生素在人类的疾病治疗史上曾居功至伟。 自1928年英国科学家弗莱明发现青霉素后,科学家们相继发现了许多能控制细菌和病毒等微生物感染的药物,统称为抗生素。 抗生素的不断发现及广泛应用,为人类战胜传染病开辟了道路;但是其后对抗生素频繁且非必要的使用使得耐药细菌即所谓的超级细菌出现。 WHO负责卫生系统和创新事务的助理总干事Marie-Paule Kieny在上述清单发布时表示:“不是想用新的超级病菌吓唬人,但却给研究人员和制药公司释放了一个信号,这是他们应该优先解决的事情。” 市场研发待推动 然而,自发的市场行为并不能让人们心随所愿。 2018年7月,诺华宣布终止抗生素、抗病毒药物的早期研发。此前,阿斯利康也向辉瑞出售了抗生素药物,显示药企并不如人们期待的那样热衷抗生素业务。 WHO发布的一组数据也从侧面证实了抗生素研发的困境。 据统计,20世纪80年代以来,FDA批准的新抗生素数量一直在下降:1983-1987年,有16种新药获得美国FDA批准;1988-1992年下降至14个;1993-1997年下降至10个;2003-2007年只有5个;1996-2000年5年间,仅有6种抗生素问世。 缘何如此? 概因经济利益。杜克大学马戈利斯健康政策中心的研究数据显示,从2000年到2017年获批的16种品牌抗生素种,只有5种的年销售额能够超过1亿美元;而新型抗癌药物的销售额则动辄数十亿美元,差距悬殊。 Kieny也承认,在当前市场上,抗生素并不是一项有吸引力的投资。如果使用得当,这些药物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便会对疾病奏效,所以它们不会像治疗慢性疾病的药物那样带来高回报。 所以,Kieny表示,如果仅仅依靠市场力量来解决问题,我们最迫切需要的新型抗生素将得不到及时研发;所以政府和卫生机构需要加强合作,从而扩大及时研制这些药物的机会。 形势已然严峻。据WHO统计,每年全球约70万人死于各种耐药菌感染,23万新生儿因此夭折。 Kieny表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是找到新的方法来奖励开发这些抗生素的制药公司。一种想法是同意支付制药公司的前期费用,或者只要有新的药物出现在市场上,并按照指导方针谨慎地使用,便对这些制药公司进行奖励。 美国已采取行动。 2012年7月,美国通过了《鼓励开发抗生素法案》。根据规定,符合标准的抗生素药物将获得额外五年的专利保护期,从而使专利保护期的时限长达10年,以帮助开发者收回投资。 同时,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与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管理局成立了对抗抗生素耐药细菌生物制药加速器(CARB-X),提供拨款用于支持抗生素药物发现项目。 “限抗令”下的国内现状 中国也难以置身事外。 一直以来,中国是抗生素生产大国。据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肖永红教授等专家调查推算,中国每年生产抗生素大约21万吨;除去原料出口约3万吨外,剩余18万吨在国内使用(包括医疗与农业使用),人均年消费量在138克,是美国的10倍左右。 此种背景下,2012年8月,我国下达了史上最严的限抗令《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 按照该办法,抗菌药物将依据安全性、疗效、细菌耐药性、价格等因素,被分为非限制使用级、限制使用级和特殊使用级三个级别。医疗机构和医疗人员应严格掌握使用抗菌药物预防感染的指征,违规使用抗菌药物的医师,将被警告、限制处方权、吊销执业证书,直至追究刑事责任。 2016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发改委、食药监总局等14部门联合制定并印发《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2016-2020年)》,从国家层面实施综合治理策略和措施,对抗菌药物生产、流通、应用、环境保护等各个环节加强监管,鼓励自主研发,应对细菌耐药带来的风险挑战。 努力初见成效。 2017年11月,原国家计生委发布的《中国抗菌药物管理和细菌耐药现状报告(2017年版)》显示,自2011年以来,我国抗菌药物使用率、使用强度均呈下降趋势,近两年处于较稳定的水平。 最新的举措来自2019年4月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持续做好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二级以上综合医院感染性疾病科要在2020年以前设立以收治细菌真菌感染为主要疾病的感染病区或医疗组。 “限抗令”下,部分企业转身研发。 2013年5月,华兰生物从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实验室取得了H7N9流感疫苗研发用毒株,正式启动H7N9流感疫苗的研制,目前正在进行二期临床试验。 2013年,中国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基地之一海正药业与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共同研制的新型替加环素(海正力星)宣布上市。该药具有抗菌谱广,强效对抗细菌耐药等显著特点,这也是由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个用于治疗超级细菌的药物。 不过,目前企业愿意潜心开发新型抗生素的动力不强。“国内药企对于抗生素的研发主要以仿制为主,基本没有创新药。”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王文华表示。 二级市场追捧之下,更多概念浮于表面。此前,联环药业的产品硫酸粘菌素片被认为对超级细菌有用,多次被资本市场热炒,但该公司表示,产品在公司销售中比例几乎忽略不计。 唯一的例外或来自白云山。 2017年底,白云山旗下的新药头孢嗪脒钠和注射用头孢嗪脒钠收到临床试验批件,是我国近二十年来唯一成功获批的头孢类1.1类新药。 据了解,自20 世纪 60 年代第一个头孢菌素问世后,目前上市品种已达 60 余种;但其中仅有头孢硫脒属于我国首创,上述的头孢嗪脒钠即是在头孢硫脒的基础上结构改造而得的全新化合物。 寻找对付超级细菌的“超级”抗生素,前路漫漫。 本文综编自《中国新闻周刊》、健康时报、界面新闻、同花顺财经、前瞻网、制药在线、新浪医药、金融界、第一财经、中国经济网。